网站首页 > 韩剧剧情 > 2016年 >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剧情介绍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剧情介绍

时间:2017-02-07 19:08:26 来源: 作者:
第1集
  古代,金信将军带着部下奋战了三天三夜打了胜仗归来,想不到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杀戮。由于金信将军战无不胜打了无数的胜仗,被老百姓们誉为“神”,还被百姓们朝贺万岁,这无疑是对王上高高在上的权势的挑战。王上对金信将军充满了嫉妒和恐惧,又听信佞臣之言所以决定以逆贼之名杀了金信将军。娘娘对金信将军很是仰慕,最后为了金信将军而死,这无疑更增加了王上对金信将军的憎恨。金信将军为了保护家人不得不屈从,最后金信将军让自己的属下用自己的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金信将军在一个最灿烂的午时死在了自己的剑下,王上还下令要让金信将军曝尸荒野。传说若灵魂附在某人的旧物或沾了血的物件上,便会成为鬼怪,上过无数战场,染过鲜血的长剑,沾染了主人的血更甚。金信将军就如传说般的附在他自己的剑上成为了鬼怪,因为金信将军在战场上杀了太多的人,于是成了不死之身,他只能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死去,这是对他的惩罚,唯有鬼怪新娘才可拔出此剑,让金信将军安息。金信将军的一个下属在金信将军死后一直侍奉金信将军的剑并把此剑称为老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金信将军变成了鬼怪出现在一直侍奉他的下属和下属的孙子眼前,金信将军变成鬼怪的第一件事就是报仇,他用自己的超能力杀死了王上身边的佞臣为自己报了仇。报仇之后再回到下属身边时,下属已经死了,这是对金信将军的第一个惩罚。下属曾交待自己的孙子要一直侍奉着金信将军,就这样,那个属下的后代就一直侍奉着金信将军并称成为鬼怪的金信将军为老爷。金信将军成为鬼怪后在各地惩处过很多坏人也帮助过很多好人,好多年过去了,金信将军一直在等待着“鬼怪新娘”的出现。正悠闲的在房顶喝酒的鬼怪(以下鬼怪都特指金信将军)听到了一个很虔诚的求救,鬼怪来到求救者面前知道求救者是个孕妇,鬼怪是不能干涉人类的生死的,但是这次鬼怪却违背了原则救下了求救者。求救者叫池莲熙,当地狱使者王余赶来要收走池莲熙的鬼魂时,池莲熙已经被救走了。池莲熙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字叫池恩倬,池恩倬出生后,鬼魂们都称池恩倬为“鬼怪新娘”。池恩倬九岁时,妈妈去世了被地狱使者收走了灵魂,地狱使者还要收走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池恩倬的灵魂时被小卖部的老奶奶拦下了。 妈妈去世后,池恩倬就和姨妈一块儿生活,但是姨妈并不是真心想要照顾池恩倬只是惦记着姐姐池莲熙的保险金,所以池恩倬在姨妈家的日子过的也很辛苦。池恩倬十九岁生日时,曾发誓不许愿的她许了愿想要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鬼怪听到了池恩倬的许愿就来到了池恩倬的身边,池恩倬认为鬼怪是鬼魂,鬼怪告诉池恩倬她想找一份兼职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说池恩倬会在鸡肉店工作。池恩倬找了很多鸡肉店也没有找到工作,她很生气觉得是鬼怪在骗她,池恩倬正在苦恼没有留下鬼怪的电话号码无法找到鬼怪时竟无意将鬼怪召唤了出来:她发现只要吹灭蜡烛就可以将鬼怪召唤出来。池恩倬猜测鬼怪是“鬼怪”,鬼怪否认,池恩倬还说自己是“鬼怪新娘”。鬼怪试探池恩倬发现池恩倬看不到剑,所以鬼怪不相信池恩倬是“鬼怪新娘”。鬼怪穿越国度去了加拿大,没想到池恩倬也跟了过去,鬼怪很惊讶。池恩倬看到鬼怪有那么大的本事竟然说要嫁给鬼怪还对鬼怪说“我爱你”,看着池恩倬脸上灿烂的笑容,鬼怪呆住了。光阴似箭,服侍鬼怪的下属已经到了柳德华的爷爷那一代了,接下来便是柳德华,柳德华是财阀三世,侍奉第13代鬼怪的家族四代独子。刘氏家族从汉阳郊外的金银店起家一步步成长为大企业,也都是鬼怪的功劳。而下一代,要由德华来侍奉。但是柳德华并不像爷爷那样尊敬鬼怪,只把鬼怪当成一个有超能力的叔叔。柳德华为了买车把房子租给了地狱使者王余,鬼怪知道后坚决不同意但是由于地狱使者王余的威胁鬼怪不得不同意让王余住在他的房子里。鬼怪和地狱使者王余都相互知道彼此的身份,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斗智斗勇,看来两个人“同居”的日子会有很多好玩的事发生。

第2集
  池恩倬看到加拿大美丽的风景高兴坏了,扬言要和鬼怪把加拿大之行当作蜜月旅行。池恩倬兴致勃勃的跑来跑去,鬼怪只是默默的跟着。后来,鬼怪把池恩倬带到一个酒店让池恩倬乖乖在酒店等他然后鬼怪独自出去办事了。其实鬼怪所谓的办事就是指去祭祀那个侍奉他的下属及他的后代,他们全部都曾侍奉过他。拥有不死之身在别人看来或许是恩赐,但是对于鬼怪来说却是惩罚和折磨,他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关心他的人一个个相继死去。鬼怪也曾试图自己拔掉身上的剑但是无济于事,他也只能继续忍受着痛苦与折磨。池恩倬从加拿大回到学校去上学迟到了,受到了班主任的批评。放学后,池恩倬拿着从加拿大带回来的枫叶回忆加拿大的那次难忘的旅行。池恩倬试图再次穿越国度,但穿越失败碰到了一位红衣美女。这位红衣美女就是十年前保护池恩倬不被地狱使者抓走的那位老奶奶,不过池恩倬并不知道。红衣美女给了池恩倬一捆菠菜让她做给姨妈一家人吃。池恩倬回到姨妈家依旧受到了嘲笑和打骂,而吃了用菠菜做的包饭后,姨妈家的人也受到了小小的惩罚,看来是红衣美女在替池恩倬打抱不平。池恩倬在姨妈家里受了欺负躲到了外面,打算等到姨妈家的人都睡了再回家。鬼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池恩倬的奇怪行为,越想越好奇,所以打算去找池恩倬问个清楚。鬼怪不承认是自己主动去找池恩倬的却说是因为池恩倬的召唤才出现的。鬼怪陪着池恩倬在马路上走了半夜,还说自己是吃多了要消化才在马路上散步的,鬼怪不愿意承认他是因为担心池恩倬才陪她散步的。池恩倬终于在炸鸡店找到了兼职,而且老板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池恩倬欣喜若狂。晚上,池恩倬想要把找到兼职的好消息告诉鬼怪,池恩倬把鬼怪召唤出来,鬼怪穿着睡衣和拖鞋出现吓了池恩倬一跳,两个人拌了两句嘴就不欢而散了。鬼怪因为在池恩倬面前丢了脸很生气,一直缠着和他“同居”的地狱使者王余在着装方面帮他出主意,他要做好随时被召唤的准备,王余险些崩溃。自从鬼怪和王余“同居”之后,两个人就互相挖苦还一直斗智斗勇,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呢。地狱使者王余有很多的任务,最近还要寻找“其他遗漏者”,更是一项棘手的任务。地狱使者找到亡者的灵魂让他们喝下一杯可以忘却今生一切的茶,这就算完成了任务。当然,坏蛋是没有茶喝的,这是神对他们的惩罚,让他们记着他们所犯下的罪孽生活在痛苦的地狱里。鬼怪就是没有喝到茶所以记着所有的人和事,也因此受尽折磨。池恩倬把从加拿大带回来的枫叶做成了标本打算送给鬼怪,当她吹灭火柴召唤鬼怪时,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地狱使者王余,池恩倬吓坏了。鬼怪也出现了,鬼怪又一次阻止了王余带走池恩倬,在争执过程中鬼怪也终于向池恩倬承认他是“鬼怪”而王余也知道了池恩倬是“鬼怪新娘”。王余知道无法在鬼怪面前带走池恩倬就溜之大吉了。池恩倬知道鬼怪一直在骗她很生气,池恩倬问过鬼怪很多次他是不是“鬼怪”,鬼怪都不承认,池恩倬认为鬼怪是嫌弃她这个“鬼怪新娘”不漂亮才不承认自己是“鬼怪”的。鬼怪解释因为池恩倬没有发现他身上的秘密所以他一直认为池恩倬不是“鬼怪新娘”,所以也没有说出自己是鬼怪的身份。鬼怪还对池恩倬说并不希望池恩倬是“鬼怪新娘”,因为他怕池恩倬会怨恨他。池恩倬还是很生气并说以后不会再召唤鬼怪了而鬼怪也说自己即将离开,两个人就此分道扬镳。池恩倬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鬼怪新娘”,于是池恩倬去找鬼魂们问个清楚,而鬼魂们告诉池恩倬十九年前鬼怪救了她和她妈妈的事。池恩倬的姨妈欠了债,讨债的人找池恩倬的姨妈要债,池恩倬的姨妈却说池恩倬有钱让讨债的人找池恩倬要。在放学的路上,池恩倬被几个陌生人拉到车上带走了,这几个人正是找姨妈讨债的人。池恩倬虽然说不再召唤鬼怪但在危难之际想到的第一个人却还是鬼怪,看来鬼怪已经深深的印在池恩倬的心里了,只是池恩倬自己不知道而已。

第3集
  池恩倬试图吹灭坏蛋的打火机召唤鬼怪但没有成功,但是鬼怪还是出现了,不过是和地狱使者王余一块儿出现的。鬼怪把车劈成两半把池恩倬救出来了,池恩倬吓坏了趴在鬼怪的怀里失声痛哭。鬼怪为了惩罚那两个坏蛋让他们所在的那条乡间小路消失了两天,所以那条乡间小路既没有车也没有行人以致于池恩倬以为她是在去阴间的路上。池恩倬因为鬼怪把王余也带去了所以很生气,鬼怪和王余用超能力默默说话,他们都不敢招惹生气的池恩倬。池恩倬告诉鬼怪她已经知道十九年前是他救了她和她妈妈,所以以后她不会再讨厌鬼怪了,但是从池恩倬强硬的语气可以知道她并没有因此善待鬼怪。鬼怪让柳德华调查池恩倬姨妈一家,柳德华告诉鬼怪池恩倬的姨妈和两个表兄妹总是欺负池恩倬,鬼怪决定用两块金子惩罚池恩倬姨妈一家人。池恩倬的姨妈在池恩倬的抽屉里发现了两块金子,但是三个人两块金子没办法分啊,池恩倬姨妈一家人都是好吃懒做又贪婪的人,于是一家三口一整夜都守着那两块金子,每个人都硬撑着不让自己睡着。天亮时,池恩倬的姨妈和表弟发现池恩倬的表妹趁着两个人睡着偷偷把金子拿跑了,池恩倬的姨妈和表弟急忙起来追池恩倬的表妹去了。池恩倬自从找到了兼职就一直在炸鸡店里住,有次她回姨妈家拿东西才知道姨妈一家人都不在家,她当然不知道这都是鬼怪搞得鬼。后来房东告诉池恩倬她姨妈一家已经退租了而池恩倬连姨妈一家的面都没见到,池恩倬这次彻底无家可归了。池恩倬和鬼怪表面上表现的都不想见到对方但是却都忍不住思念对方,池恩倬因为鬼怪即将离开感到很难过。池恩倬曾坚决表示不再召唤鬼怪却在给老板烤鱿鱼时不小心又一次召唤了鬼怪,其实鬼怪时刻准备着被召唤,被召唤的鬼怪开心极了却故意表现得很不耐烦。鬼怪再次问池恩倬能不能在他身上看到什么,池恩倬表示能看到但不想告诉他,鬼怪只好带着池恩倬去吃饭。吃饭时鬼怪用魔法成就了一对男女的姻缘,池恩倬羡慕不已认为鬼怪是在帮助那两个人,鬼怪却表示他在惩罚那两个人。那两个人一个好撒谎且卑鄙,一个虚荣且不知感恩,所以他们必须在一起而且会成为对方的地狱。王余从天桥上路过,曾帮助过池恩倬的红衣美女拦下王余让王余买东西,其实红衣美女是在设法让王余和Sunny相遇。王余和Sunny同时看上了一个翡翠戒指,而这个戒指正是为了鬼怪而死的娘娘手上戴的那一个。在王余看到Sunny的一瞬间竟然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而Sunny也被王余的帅气深深吸引,但是红衣美女却说他们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其实Sunny就是池恩倬的老板,Sunny在店里一直等待着王余给她打电话却越来越失望而王余也在看着翡翠戒指和Sunny留下的电话号码回忆两个人相遇的美好瞬间。吃过饭的鬼怪和池恩倬走在路上,鬼怪继续问池恩倬在他身上能看到什么但池恩倬避而不答,两个人站在路边看着对方竟然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由于鬼怪和王余斗嘴时泄漏了王余的身份,所以柳德华知道了王余是地狱使者的事,柳德华表示他也想在死后成为地狱使者,鬼怪却说犯了滔天大罪才会成为地狱使者,王余听到鬼怪说他的坏话又和鬼怪吵了起来。鬼怪和王余开玩笑却惹怒了王余,鬼怪只好又去哄王余,王余一直在想他到底犯了什么罪,鬼怪却“安慰”王余说不管他前世做了什么他都一如即往的烦他,这句话竟逗得王余哈哈大笑。王余和鬼怪,一个因为忘了前世而痛苦,一个因为忘不了前世而痛苦,就这样的两个人在“同居”的日子里竟然产生了友谊,虽然表面上两个人针锋相对但当王余知道鬼怪即将离开去找“鬼怪新娘”时竟然无端的难过起来了,王余虽然嘴上说让鬼怪早点离开但心里却并不想让他离开。池恩倬知道鬼怪马上要离开了也很难过,一个人跑到海边对妈妈哭诉自己过的不好,鬼怪找了好久才找到了池恩倬。池恩倬把她做的枫叶标本送给了鬼怪,鬼怪摸着池恩倬的头向她告别。池恩倬不想让鬼怪离开于是去鬼怪家里找他,池恩倬告诉鬼怪她能看到他胸口的剑,池恩倬认为这样就能证明她是“鬼怪新娘”了,那么鬼怪也不会离开了。

第4集
  鬼怪听到池恩倬说她能看到他胸口的剑时很惊讶,鬼怪问池恩倬为什么装作看不见,池恩倬表示初次见面她就能看到他胸口的剑,出于礼貌和害怕才没有说。鬼怪找到王余激动的说池恩倬能够看到他胸口的剑而王余却表现得一脸淡定。王余问鬼怪觉得开心还是害怕,鬼怪表示一方面可以结束这可恶的不灭人生感到开心,但是想到人生也有高兴的事又想多活一段时间。池恩倬姨妈一家走了,池恩倬无家可归,所以她装可怜求鬼怪收留她。在鬼怪家里,池恩倬用心声向鬼怪表白但鬼怪听不到,鬼怪说池恩倬被追债人绑架时是因为池恩倬脖子下方的胎记才被召唤的。池恩倬很生气,告诉鬼怪因为怕鬼怪听到她的心声即使非常想他也强迫自己不许想,鬼怪问池恩倬为什么突然告白,池恩倬理直气壮的说因为看到了他的房子还说要和鬼怪生孩子一块儿生活。鬼怪让柳德华的爷爷把池恩倬安排到了酒店的套房,一开始池恩倬看着这么大的套房高兴坏了而后却又因为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间而害怕。知道了池恩倬是“鬼怪新娘”,鬼怪却得了抑郁症,一会儿凄凉一会儿灿烂,竟然还失眠。得了抑郁症的还有王余,鬼怪是因为池恩倬而王余是因为Sunny。鬼怪忧郁的时候就会下雨,池恩倬去上学时正巧下雨,池恩倬认为鬼怪是因为不喜欢她而忧郁所以很生气。柳德华的爷爷命令柳德华好好照顾池恩倬,所以柳德华要去送池恩倬去学校,柳德华为了引起关注故意把车开到学校门口,池恩倬被同班同学议论很尴尬。柳德华问池恩倬她姨妈一家受到了怎样的惩罚,但是很显然池恩倬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实际上,池恩倬姨妈一家因为那两块贵重的金子被当作小偷抓起来了。王余因为一直想着Sunny所以去他们相遇的天桥找她却没有找到,其实Sunny也一直对王余念念不忘也曾去天桥找过王余,只是两个人去的时间不同。Sunny一直精心打扮等着王余约她但是王余却一直没有打电话,或许对于王余说给一个人类打电话根本不可能。一连几天池恩倬都没有见到鬼怪,她去鬼怪家敲门也没有人,她认为是鬼怪故意躲着不见她,其时鬼怪带着王余出国办事去了,当然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池恩倬,因为他还没想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结局。池恩倬用蜡烛把鬼怪召唤了出来并责怪鬼怪一直躲着不见她,屋子里放满了蜡烛,池恩倬还表示如果鬼怪再走她就把全部蜡烛都吹灭,看来池恩倬是真的生气了。鬼怪带池恩倬去吃饭,池恩倬却要去超市吃面包和香肠,鬼怪喝完一罐啤酒就带着池恩倬去超市了,只喝一罐啤酒的鬼怪都快站不稳了还说要给池恩倬买很多东西。在回家的路上鬼怪还把池恩倬可以拔掉他胸口的剑的事说出来,而且还差一点把池恩倬拔出剑他就死了的事说出来。池恩倬问鬼怪他活那么长时间都在干什么,鬼怪说一直在等她,还说池恩倬是他的第一任新娘也是最后一任,池恩倬感动。因为喝醉了,鬼怪竟然和池恩倬度过了一段非常开心的时刻。第二天,深秋时节的大街上竟然姹紫嫣红,树上都开满了花,这当然拜鬼怪所赐,因为他太开心了所以造成了这样怪异的景象。鬼怪遭到了柳德华的责怪而他自己也很苦恼,都是喝酒惹的祸。同样苦恼的还有王余,王余因为太思念Sunny以致于在大街上看到谁都是Sunny的面孔,他快崩溃了。池恩倬因为能看到鬼魂被同学们排斥,在学校被其他同学欺负,跟着池恩倬的那几个鬼魂恶整了欺负池恩倬的同学替池恩倬出气。池恩倬放学后那几个鬼魂还是继续跟着她,但是那几个鬼魂看到鬼怪就逃之夭夭了。鬼怪为了向池恩倬炫耀他的车特意去学校接池恩倬,他还带池恩倬穿越国度去吃饭,池恩倬高兴得手舞足蹈的,看着池恩倬高兴的 样子鬼怪也很开心。吃饭时鬼怪向池恩倬确认她是不是真的能看到剑,池恩倬详细的描述了剑柄才让鬼怪相信了她能看到剑的事实。池恩倬觉得能够长生不老一定很好,鬼怪却说身边的人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池恩倬表示如果有鬼怪陪着他活多久都没关系,鬼怪感到很温暖。两个人吃过饭在大街上散步,池恩倬要拔鬼怪胸口的剑,鬼怪躲避,两个人在大街上嬉戏打闹。鬼怪用超能力把水变成了剑,池恩倬高兴坏了,两个人还相互泼水玩。看着池恩倬脸上灿烂的笑容,鬼怪竟有了初恋般的感觉,他知道他爱上池恩倬了。

第5集
  当鬼怪意识到自己爱上了池恩倬时,他并不开心反倒感到忧虑。两个人一起回家时,池恩倬看鬼怪总是沉默气氛很压抑,她就在半路下车了。池恩倬碰到了一个少女鬼魂,少女鬼魂求池恩倬帮她把冰箱塞满以安慰她的母亲。池恩倬没钱只好把她住的酒店的冰箱里的东西拿给了少女鬼魂,少女鬼魂的心愿已了跟着王余走了,池恩倬回到酒店却被柳德华训斥了。王余和Sunny在天桥遇见,他们一起去喝咖啡,不知怎么和人类相处的王余显得很窘迫,Sunny问他什么他回答什么不问他就一直喝咖啡,Sunny问他名字他也没有。王余回到家,鬼怪用心声说他决定消失了,在他渴望继续活下去和感觉更幸福之前。鬼怪去找池恩倬时池恩倬正准备召唤他,鬼怪说以后都不必再召唤他了因为他会一直在池恩倬身边,然后他让池恩倬和他回家因为池恩倬是“鬼怪新娘”。池恩倬问鬼怪爱她吗,鬼怪回答说如果她想听的话他也可以说,当鬼怪对池恩倬说完“我爱你”之后外面就下起了雨。池恩倬知道下雨是因为鬼怪忧伤,她很生气,以为鬼怪是因为讨厌她才忧伤的,他不知道鬼怪内心的矛盾。鬼怪爱池恩倬但是他必须控制这种感情,因为池恩倬注定是让他消失的人,就是这个原因使他感到忧伤吧,但是池恩倬不会理解的,因为鬼怪骗池恩倬说她帮他拔掉剑会让他变得好看。虽然池恩倬觉得鬼怪并不喜欢她但她还是和鬼怪一起回家了。鬼怪带着池恩倬回家正好在门口碰到王余,鬼怪和王余都不知道大门的密码,因为他们从来都不需要按密码。鬼怪已经帮池恩倬选好了房间,只是房间还没有收拾也没有床,鬼怪和王余为池恩倬房间的摆设而争论,池恩倬表示她的房间她做主。晚上鬼怪让池恩倬睡在他的床上而他去王余屋里睡沙发。第二天,鬼怪把池恩倬安排到了他房间上面的那间房里,鬼怪提醒池恩倬走路小点声不要打扰到她,但是即使池恩倬发出一点声音他也很关注,因为池恩倬鬼怪根本无法集中精力,但他却很享受这种感觉。池恩倬住进鬼怪家里很开心也很自在,她给鬼怪和王余规定了三项注意事项,还说没事别打扰她有事电话联系。鬼怪一直央求池恩倬给他拔剑但是池恩倬一直不同意,她觉得一旦把剑拔了下来她就没有利用价值了,那么也不会再有这么好的待遇了。王余因为没有名字很苦恼,他去找池恩倬问名字,池恩倬以为王余问她的名字吓坏了,因为传言被地狱使者喊了三遍名字就会被带走。后来王余说是他没有名字问池恩倬女孩子喜欢的名字,池恩倬说金宇彬这个名字比较受欢迎。因为Sunny要求王余给她打电话,池恩倬也说有事打电话,在王余的怂恿下,鬼怪买了两个手机,他和王余一人一个。面对从来没有用过手机的两个人,柳德华不得不从最基础的开始一点一点的教他们。学会玩手机的王余存的第一个号码就是Sunny的,他存的名字是“不是善姬是Sunny”,因为每次王余都会把Sunny叫成善姬,而善姬每次都更正他说“不是善姬是Sunny”。虽然王余一开始是要带池恩倬走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池恩倬发现其实王余非常单纯老实。池恩倬和王余聊天时鬼怪在一旁故意吸引池恩倬的注意但池恩倬故意不理他,鬼怪很生气和池恩倬理论。池恩倬要鬼怪遵守诺言帮她找男朋友,鬼怪竟然脱口而出说他就是她的男朋友,正在激烈争吵的两个人顿时都怔住了然后不约而同的各回各屋。王余看着鬼怪和池恩倬打打闹闹更是郁闷,他因为没有名字都不能给Sunny打电话,他们两个竟然在他面前打情骂俏。鬼怪和柳德华见王余拿着手机和Sunny给他的电话号码发呆,鬼怪趁着王余和柳德华说话偷偷拨通了Sunny的电话,最后在Sunny的提醒下王余约Sunny喝咖啡。鬼怪又请池恩倬穿越国度吃饭,在饭店里鬼怪竟然看到了29岁的池恩倬,鬼怪能够看到人类未来的福祸,但一直以来都看不到池恩倬的未来,这次居然看见了。鬼怪只看到了一个场景,池恩倬去饭店吃饭而且在等一个她称为代表的人,29岁的池恩倬依旧笑魇如花、阳光灿烂。鬼怪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消失的选择,29岁的池恩倬没有他的陪伴也依旧生活的很幸福,他注定是要消失的。

第6集
  王余约了Sunny喝咖啡,他决定像正常人一样走着去赴约,柳德华提醒他约会的地方很远,走着是到不了的,于是王余乖乖的坐到了柳德华的车上。王余根据池恩倬的推荐决定取名叫金宇彬,他相信这个名字会讨女孩子喜欢的。王余和Sunny各带一个朋友,四个人互相介绍,王余由于身份特殊不便透露职业只说算是服务行业,当他自豪的向两位女士介绍自己的名字时,两位女士认为他是服务员。Sunny和金宇彬要名片但是他却没有,Sunny认为金宇彬很奇怪。柳德华说他是富三代,两位女士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柳德华的身上,王余很生气,他使用魔法把柳德华和陪Sunny一起去的女士都变走了。王余把翡翠戒指给了Sunny,Sunny看到王余手机里只存了四个电话号码,德华、鬼怪、鬼怪新娘还有不是善姬是Sunny,她觉得很搞笑还调侃金宇彬竟然还认识鬼怪夫妇。鬼怪一直央求池恩倬给他拔剑,鬼怪说这把剑是对他的惩罚,池恩倬开玩笑问他是不是造反了,鬼怪竟然真的向池恩倬讲了他和王上的事。池恩倬很同情鬼怪并安慰他说这把剑并不是对他的惩罚而他也是被爱的存在,否则他也不会遇到鬼怪新娘,鬼怪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池恩倬也因为可怜鬼怪而流泪。后来鬼怪问池恩倬是不是可以帮他拔剑了,不料池恩倬认为鬼怪是在装可怜博得同情然后让她帮他拔剑,所以池恩倬拒绝了。Sunny回到店里端详着手上的戒指感觉就是她的,她还和池恩倬讨论送戒指的男人。一个鬼奶奶央求池恩倬向鬼怪打听彩票的中奖号码,他要托梦告诉她的子孙让他们生活的好一点。池恩倬知道号码后也要买,可是因为未成年被拒绝。池恩倬告诉鬼奶奶鬼怪会帮助她的子孙的,鬼奶奶表示很感谢还希望池恩倬和鬼怪甜甜蜜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池恩倬问王余死后能不能见到神,她想和神理论,她觉得鬼怪太孤单了,还说想要帮鬼怪把剑拔出来。王余很震惊提醒池恩倬一旦把剑拔出来她就没有了价值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了,池恩倬却表示无所谓,她只想帮助鬼怪。王余其实不想让池恩倬帮鬼怪拔剑,因为他知道拔了剑鬼怪就会消失,但他不能告诉池恩倬。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王余和鬼怪已经有了很深厚的友谊了,他不舍得让鬼怪离开。王余在天桥上走着看见Sunny迎面走来,他紧张的赶紧隐身,Sunny给金宇彬打电话,电话却在身边响起,Sunny吓得差点摔倒,王余情急之下在下面拖住了她,这次Sunny更害怕了,最后仓皇而逃。鬼怪在池恩倬回家的路上等着她,两个人一起散步聊天,池恩倬感谢鬼怪当年救了她和她妈妈,两个人还互相抚摸对方的头。回到家池恩倬看到鬼怪为她准备的圣诞树非常开心,她决定帮鬼怪把剑拔出来,但鬼怪却逃跑了。池恩倬向王余打听鬼怪的事,王余并没有告诉她实情。两个人谈到他们之前见面分别是池恩倬9岁和19岁的时候,王余用心声告诉池恩倬她29岁也可能被带走,即使没有了他,别人也可能会带她走,只是池恩倬并不能听见他的心声。池恩倬答应帮鬼怪拔剑,鬼怪却一直向后推迟,因为他还没有准备好。鬼怪一直在寻找为他而死的娘娘的转世却一直没有找到。唯一陪伴鬼怪的故人只有柳德华的爷爷,他就是当年把剑插进金信胸口里的金信最信任的属下的转世。柳德华的爷爷知道老爷已经决定消失了很悲痛,但他必须遵从老爷的决定,因为这是命令,就像当年他把剑插进将军的胸口一样。鬼怪把柳德华的卡给他了,还告诉柳德华要自由自在的生活,鬼怪要求柳德华的爷爷好好照顾池恩倬还给池恩倬留下了房产。鬼怪给王余打电话让他把池恩倬脖子下方的印记消除还让他消除的池恩倬的记忆。鬼怪把池恩倬带到一望无际的荞麦田,那儿是开始的地方所以他也要在那儿结束。在拔剑之前池恩倬又提了几个要求并让鬼怪签字,因为池恩倬曾经说过要在初雪的时候帮鬼怪拔剑,于是飘飘洒洒的大雪漫天飞舞。池恩倬虽然能看到剑但是她却抓不到,试了好几次还是抓不到以致于鬼怪怀疑她不是“鬼怪新娘”。池恩倬想到了童话故事里被诅咒的王子,她认为如果她吻了鬼怪就能拔掉他胸口的剑了,于是还没等鬼怪反应过来,池恩倬就吻上了鬼怪的唇。

第7集
  鬼怪毫无准备的就被池恩倬吻住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池恩倬疯了,池恩倬也很委屈说那是她的初吻。池恩倬还要再试试能不能拔掉剑而鬼怪显然已经不相信她了,其实是鬼怪自己更加不想死了。池恩倬表示如果不行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真爱,还说她愿意尝试,鬼怪却扭头就走了。王余把拔掉剑后鬼怪会消失的事告诉了柳德华,柳德华伤心欲绝的说不要银行卡了只希望叔叔能回家,话刚说完,鬼怪出现了。王余和柳德华看到鬼怪很震惊当然也很高兴,鬼怪收回了他之前送出去的所有的东西,柳德华、 王余和池恩倬对他的做法很不满。鬼怪又去向柳德华的爷爷要娘娘的画像,柳德华的爷爷请求他从今往后不为求死而为求生。王余问池恩倬怎么回事,池恩倬把拔剑过程告诉王余,王余犹豫要不要把拔下剑鬼怪会死的事告诉池恩倬,最后他还是没说。池恩倬觉得自己拔不下来剑没有了价值,她怕鬼怪把她赶出去,于是她在家里抢着干活。鬼怪看池恩倬如此听话并不打算放过她,他对池恩倬指手画脚还总找茬。王余看着鬼怪和池恩倬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很生气,他因为名片都不能给Sunny打电话,那两个人却在他面前打情骂俏。王余表示要带池恩倬走,假装很讨厌池恩倬的鬼怪却极力维护池恩倬。鬼怪表面上对池恩倬很苛刻,其实他一直关心着池恩倬,池恩倬考试那天他还给池恩倬送便当还抚摸她的头。池恩倬考试完毕,看着大家都有妈妈接,她也想自己的妈妈,但是她只能对着天空向妈妈挥手。池恩倬回到家,鬼怪带着王余和柳德华准备了蛋糕为她庆祝,池恩倬感动的哭了,她许愿说想和鬼怪吃着爆米花看电影,鬼怪帮她实现了愿望。王余因为没有名片不知道怎么面对Sunny,他去找Sunny却只是默默的在她的身后跟着,Sunny走在路上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纠缠,王余用魔法让那个男人飞到了路边的花木里,Sunny看到那个男人飞起来了吓得赶紧逃走了。鬼怪和池恩倬去看关于僵尸的恐怖电影,鬼怪提醒池恩倬不要尖叫,说是怕丢人,可是看电影时鬼怪却被吓得出了很多洋相,池恩倬对他很是鄙视。池恩倬去大学里面考试时碰巧见到了小时候邻家的泰希哥哥,泰希哥哥说她变漂亮了还揉了揉她的头顶,这一幕正巧被鬼怪看见,鬼怪先是苦笑然后就下起了雨。池恩倬回到家想起泰希哥哥揉她的头顶觉得很幸福,她还回忆小时候泰希哥哥和一个大叔打棒球的情景。鬼怪其实也认识泰希,池恩倬记忆中和泰希哥哥一块儿打棒球的大叔就是鬼怪,当时鬼怪和泰希打赌,他输了帮泰希实现一个愿望——把泰希的钢琴变走了。第二天鬼怪去找泰希挑衅却被泰希认出了他是帮他变走钢琴的大叔,鬼怪当然不承认。鬼怪回到家里和王余讲了他和泰希的事,他想让王余帮他消除泰希对他的记忆遭到拒绝。泰希约池恩倬见面,鬼怪很生气。Sunny给王余打电话,王余因为没有名片不敢接,他让鬼怪帮他接,因为王余不帮鬼怪消除泰希的记忆所以鬼怪不愿意帮忙。无奈之下王余找到了正在约会的池恩倬,他以泰希为要挟让池恩倬帮他接电话。池恩倬告诉王余Sunny约他喝咖啡,王余紧张不知如何面对,池恩倬把和女孩约会会遇到的问题都总结下来告诉王余而王余认真的背答案。王余和Sunny约会时说的好多话都令Sunny非常满意,Sunny和他聊的很开心,只是当问到了池恩倬没有想到的问题时,王余说要回去准备准备被Sunny拦住了。柳德华的爷爷让柳德华把娘娘的画像交给鬼怪,鬼怪没在家,柳德华和王余好奇就打开了画像,王余看到娘娘的画像时却伤心痛哭起来了。如果王余和娘娘也有某种渊源的话,那么王余和鬼怪肯定是故人,只是不知是朋友还是敌人。鬼怪见池恩倬很晚还不回家出去找她,原来池恩倬又找到了一个在婚礼上唱歌的兼职。工作完成之后两个人一块儿回家,池恩倬向鬼怪说心里话,鬼怪还不由自主的拥抱了池恩倬,当鬼怪因为池恩倬而哈哈大笑时,他的胸口却剧烈的疼痛起来了。池恩倬知道鬼怪是因为那把剑而痛苦,于是她决定再试一次看看能不能拔出来,这次她居然能摸到那把剑了,可当她刚把剑拔动一点的时候却被鬼怪推开了。池恩倬差点撞到了一辆卡车上,幸亏鬼怪及时挡在了她的身后,鬼怪和卡车的碰撞竟然引起了周围几十辆车的爆炸。鬼怪知道池恩倬就是那个让他的一切归于无的人,在最后时刻鬼怪所留恋的不是他长生不老的人生而是池恩倬。鬼怪爱上了池恩倬而池恩倬却是那个让他消失的人,他究竟该如何抉择。

第8集
  池恩倬差点被车撞死吓坏了,但是因为拔动了剑证明了她真的是“鬼怪新娘”她又感觉很高兴,她还因为看到了鬼怪飞而兴奋。鬼怪看着池恩倬高兴的样子却很无奈,池恩倬能拔掉他身上的剑了,虽然这是他一直期待的事,但是现在他有了牵挂竟不舍得死了。柳德华在楼下等着给鬼怪送娘娘的画像,他无聊时正好看到了几十辆车爆炸的视频,鬼怪从楼上下来,柳德华问鬼怪视频上的事是不是他干的,鬼怪默认并让柳德华赶紧去处理。处理这件事着实浪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柳德华赔偿了车主的损失,他又找到王余让王余帮忙消除那些人的记忆并告诉他们事故是由旋风引起的。柳德华和王余处理完事情回到家埋怨鬼怪,鬼怪心情很差还吃了安眠药,王余纠结于娘娘的画像也很郁闷,柳德华为鬼怪和王余担心。鬼怪吃了药竟然躺在地上睡着了,池恩倬又是点蜡烛又是拿枕头又是帮他盖毯子的,她还躺在地上看着鬼怪自言自语,她以为鬼怪还是因为剑而痛苦,鬼怪却说他是因为初恋而痛苦,池恩倬当然不知道鬼怪所说的初恋指的是她。池恩倬调查鬼怪的初恋,她找到了鬼怪写的一段话,因为那段话是用鬼怪活着时期的文字写的所以池恩倬看不懂,柳德华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学千字文了,所以池恩倬请求柳德华帮忙翻译,柳德华说是悲情的告白,池恩倬因为鬼怪一直想着初恋而非常生气。柳德华告诉鬼怪王余看了娘娘的画像的事还说王余看了画像之后哭了,鬼怪问王余为什么看到画像会哭,王余也很迷茫,他们地狱使者都是没有记忆却有感情,他说或许是因为他引导过画中的人,王余问鬼怪画中的人是谁,鬼怪说是他的妹妹。柳德华在一旁说或许王余是鬼怪的妹妹的转世还说让王余叫鬼怪一声哥哥试试,却同时遭到了鬼怪和王余的嫌弃。王余和同事闲聊时得知他们有一个同事因为遇到了自己的妻子,然后把妻子变成其他遗漏者两个人跑了,王余感慨这些都是神的旨意,让一个人忘记或记起什么。池恩倬和一个出车祸而死的少女鬼聊天,少女鬼说池恩倬脖子下方的胎记好像变淡了,池恩倬并没在意只说是因为她长大了。池恩倬和那个少女鬼从一面镜子前经过时她看见了少女鬼出车祸后满脸是血的样子,她感到很吃惊。鬼怪送池恩倬去面试,旁边有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偷经过,鬼怪看到了小偷会导致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而池恩倬也会在那场事故中丧生。鬼怪提前做了准备惩罚了小偷而避免了那场事故的发生也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王余带领着一大帮地狱使者等着工作却并没有等到那些本应该死去的人,当他看到池恩倬时他就知道不会有人死了。王余对鬼怪干涉人类生死很气愤,鬼怪却说他自己的生死他没办法干涉,但是为了池恩倬他愿意干涉天下所有人的生死。王余气极说鬼怪应该归于无,本来是开玩笑,鬼怪却很严肃还说池恩倬已经拔动了剑。王余建议鬼怪告诉池恩倬真相,鬼怪却想要一直瞒着池恩倬直到池恩倬死去。在一个特殊的日子里,鬼怪看着娘娘(也是他的妹妹金善)的画像,回忆着他生前和王上的恩怨。他在两张纸上分别写上金善和王黎(即王上)的名字然后挂在孔明灯上放飞了,同时柳德华的爷爷把侍奉老爷的任务交给柳德华还让柳德华记住那个日子。王余给Sunny打电话没人接,他就直接去找Sunny了,Sunny告诉王余她的真实名字叫金善,只是她更喜欢Sunny这个名字。王余听到金善的名字有些震惊随即他却心痛难忍,王余心痛难忍的时候正是鬼怪写下王黎的名字的时候。王余用魔法消除了Sunny和他见面的记忆并让Sunny独自回家了。或许Sunny就是金善的转世而王余就是王黎的转世,所以当王余看到Sunny和娘娘的画像时会忍不住流泪。只是若王余真的是王黎的转世,鬼怪和王余又该如何相处呢。鬼怪喜欢上了对于他来说既是生又是死的池恩倬,所以他决定不告诉池恩倬拔剑的真相。正当鬼怪对人生有所牵挂不想死时,三神婆婆出现了,她要求鬼怪赶快拔了剑归于无。三神婆婆说如果鬼怪不归于无那么池恩倬就有可能会死,池恩倬会不断的而且更加频繁的遇到意外。同时池恩倬从王余口中得知如果她拔掉了鬼怪身上的剑那么鬼怪将会死去,池恩倬非常难过。或许这就是神对鬼怪的惩罚吧,他想死的时候不能死,而他不想死的时候却又不得不死,这才是最残酷的惩罚。

第9集
  池恩倬知道她拔下剑鬼怪就会死的真相后痛哭流涕,她哭着收拾完行李就离开了鬼怪家。池恩倬走在路上哭着回忆着她和鬼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后来当她发现天下雨时更加难过,她知道鬼怪的心情也很不好。池恩倬去了很远的地方,因为她走的越远说明死亡离鬼怪也越远。鬼怪回到家发现池恩倬和她的行李都不见了就开始寻找池恩倬。他把他知道的池恩倬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遍了甚至还问了那些经常跟着池恩倬的鬼魂,但是还是没有池恩倬的消息。最后鬼怪向王余要了炸鸡店的地址要去炸鸡店找池恩倬,王余告诉鬼怪他对池恩倬说出了拔剑的真相,因为他和池恩倬一样都不希望他死去。鬼怪去炸鸡店找池恩倬,金善认为害池恩倬辞职的人是鬼怪所以对他很不友好,两个人初次见面就开始斗嘴,金善在鬼怪离开时还喊了一声哥哥。池恩倬的班长去以前池恩倬的姨妈家人住的地方找池恩倬给她送成绩单,鬼怪却把成绩单拿走了还问班长成绩单上的成绩算不算好,班长告诉鬼怪说池恩倬的成绩考个名牌大学是没问题的,鬼怪为池恩倬感到高兴。鬼怪找不到池恩倬很着急,他让王余把池恩倬的名字交上去,那样池恩倬遇到危险的话他们两个都可以去救池恩倬。鬼怪为了找池恩倬还制造了迷雾和超级月亮,他还让一个因失血过多而死去的人复活了。柳德华看到各种奇怪的现象知道肯定是鬼怪搞的鬼,他得知鬼怪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池恩倬,他告诉鬼怪他能够帮鬼怪找到池恩倬。柳德华真的找到了在滑雪场打工的池恩倬,鬼怪找到池恩倬让池恩倬回家,池恩倬说她没有家她只是一个让鬼怪归于无的工具,她让鬼怪远离她长长久久的活着。鬼怪一直默默的跟着池恩倬看着她工作跟着她一起走在雪地上,他把池恩倬的成绩单交给了池恩倬两个人并互诉心意。池恩倬在工作时被货架砸到晕了过去,王余收到了池恩倬冻死的死亡名单,他和鬼怪马上去寻找池恩倬。池恩倬濒临死亡时呼唤鬼怪并对鬼怪说“我爱你”,鬼怪感觉到了池恩倬救了她还把她安排在最好的医院并让她得到最好的照顾。池恩倬康复后见到鬼怪,她告诉鬼怪她看不到鬼怪身上的剑了,所以再也拔不出他身上的剑了,两个人相互表白心意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鬼怪让池恩倬回家,她却表示要好好工作挣钱,鬼怪让柳德华的爷爷动用人脉把池恩倬辞退才把她带回了家。柳德华的爷爷送给池恩倬一个数码相机,池恩倬很高兴,柳德华和池恩倬吵吵闹闹的争相机而鬼怪和王余却微笑着看着两个人打闹,柳德华还给池恩倬和鬼怪以及王余照了照片,三个人在一起打打闹闹的甚是开心。金善去算命说她见到的那个男人穿一身黑衣服,拿一顶黑色帽子,算命师说那个男人是地狱使者,金善不相信,算命师还告诉金善让她把翡翠戒指扔掉说是原主人的怨恨、罪孽和思念都附在那个戒指上面。金善回到炸鸡店看着翡翠戒指想起了王余,她给王余发信息,手机却在身边响起,金善吓坏了。王余让鬼怪去帮他填写池恩倬的情况说明,在他的亡者茶屋,有一个内急的人突然闯了进去,王余惊呆了,而鬼怪却说人类的迫切什么门都可以打开。金善又在招工,面试了好些人也没有符合心意的,池恩倬又去应聘,金善开心的接受了她。池恩倬被大学录取了,她交学费的时候却被告知鬼怪已经替她交过了,鬼怪说他拿出的钱要池恩倬花80年来偿还。王余打电话约金善但是在金善面前表现的依然很不自然。鬼怪送池恩倬去炸鸡店看到王余也在,他进屋后和金善针锋相对。王余叫了一声金善小姐,鬼怪怔住了,因为他的妹妹也叫金善,金善把王余叫到外面说话,她问王余怎么知道她叫金善,金善一直告诉王余她叫Sunny,而她向王余介绍她叫金善的记忆被王余给她删除了。王余借口回屋给金善拿衣服想蒙混过去却被金善拉住了,金善拉住了王余的手,王余看到了金善作为娘娘的前世。

第10集
  在炸鸡店里,金信得知美女店主的名字是金善,他惊讶不已,但并不认为这个女子是自己妹妹的转世。王余希望从金善手里要回那枚戒指,因为他想弄清楚前因后果,自己和画中女子的渊源,以及她究竟是不是金信的妹妹,更重要的是,王余一直不记得自己的前世,自己到底是谁?前世又做了什么?夜幕里,金信再一次拿起妹妹的画像,他喃喃自语,你过得好吗,哥哥一直在牵挂你。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金信主动和王余讲起了自己活着时候的故事。那是遥远的千年之前,他还是高丽的大将军,本来是受临终的王的嘱托,忠心耿耿保家卫国,为新上任的年轻的王效力,结果和之前所有忠臣一样,被奸臣朴中元所陷害,惨死在年轻的王的手中,连同自己的妹妹,也是王妃,都无一幸免。想当年,他怀着喜悦的心情将妹妹送进宫,那一路送花轿的欢喜之情,他以为是把妹妹送进了幸福和甜蜜之中,而妹妹与王也是一见钟情,谁能想到,最后会落得家破人亡的结局。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王余约了金善见面,在12月31日这天晚上。王余一直以来的奇怪举止和态度终于让金善不耐烦,她决定要和王余彻底再见。王余听到金善这么说,心中难过,怅然若失,如同失恋了一般。而这天晚上,过了零点,恩倬终于年满二十岁了,变成了大人,她和金信一起约会,金信吻了恩悼,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恩倬妈妈的昔日好友一直在默默守护着恩悼,包括帮恩倬收着存有妈妈保险金的存折。恩倬十分感动。而恩倬的姨妈,一直贪心要骗取这笔保险金,现在,她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在监狱中过着生活,等待她的,是命运和法律的裁决。德华受爷爷的嘱咐,来到公司里实习,他仗着自己是会长孙子,有些玩世不恭,但迫于爷爷的压力,也不得不认真学习起来。金信在和柳会长下着棋,他猛然看见了柳会长的未来,他即将走向死亡。这就是金信的宿命,他终其一生,只能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王余提醒着金信,要不要告诉德华,爷爷即将去世的事情,金信很茫然,目睹了太多人的生死,他不知这轮回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第11集
  王余告诉金信,自己看得见金善的前世,金善坐在轿子上准备出嫁的样子。金信大吃一惊,没想到她真的是自己妹妹。金信和王余来到炸鸡店,激动的金信一把抱住了金善,却被当成了变态。金善丝毫不相信前世的故事,只觉得是无稽之谈。从此之后,金信经常光顾炸鸡店,给金善带来她前世喜欢的种种东西,让摸不着头脑的金善更是一头雾水。恩倬告诉金善,前世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人们身在无限轮回之中而不自知。金善决定去找金信问个清楚。金善看到了自己千年前的画像,她也听说了王妃的不幸,感慨万千。其实,在千年前,王是深深爱着金善的,自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纯洁可爱的少女开始,就无法忘怀,直到最后她成了自己的王妃,又直到自己了结了她的性命。金善听着自己前世的遭遇,竟然开始心口疼痛起来,这是缘分的一种延续。走出门,王余正在深情注视着金善,但并没有赢得这个美丽女子的好感。恩倬独自走在街上,金信突然出现,说以后要陪伴她走过每条路,让恩倬十分感动。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恩倬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少女,能看见鬼,让她成为了异类,直到金信出现,才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光明。恩悼即将面临毕业,老师们祝福大家毕业快乐,其他学生都有家长送来了主副的花束,只有恩倬孤单一人,正在惆怅的时候,三神婆婆化作的红衣美女来到班级,给恩倬带来了花束。三神婆婆还是像多年前一样喜欢着恩倬,这些年来,她一直默默关心着恩倬,一如既往地关怀。巧的是,金信也来看望恩倬,对恩倬收到的花束感到十分好奇,但恩倬并没有解决回答金信心中的疑问,而是让他帮自己拍了毕业照。青春美好的笑脸,就定格在此刻。王余接到了新的生死簿通知,那上面写着恩倬将在两周后坠落死亡。金信知道,这种事情以后还会发生许多许多次,就算自己能阻止一次,难道能每次都成功阻止吗?恩倬得知了真相,表示自己会好好活下去,和金信一起努力。王余偷偷来到金善的炸鸡店,他戴上了地狱使者的帽子才能隐身,可是却被机智聪明的金善计算着身高打掉了帽子,一刹那,王余现身在金善面前,让金善大吃一惊,两人面面相对却静默无言。当被心爱的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和原形,真相和身份已经无法继续隐瞒,王余只好狠心提出了分手。恩倬决心好好活下去,听从金信的嘱咐不能去高处,防止自己应了坠落死亡的原因。可是,为了惩罚一个杀害妻子的负心男子,恩倬和这个男子一起上了天台。男子眼看着自己的罪行暴露,准备把恩倬推下天台!关键时刻,恩倬召唤金信,才免遭劫难。

第12集
  王余和金信在一起聊天,王余对自己暴露身份的事情懊恼不已。这时,恩倬拿着金信的笔记本路过,大家惊讶地发现一件事情,德华不仅知晓很多地狱使者和鬼怪的秘密,也能看到笔记本上被金信隐藏的内容。这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意味着德华有着不同常人的身份。德华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原来,他是神!他的生命比金信要长久,他一直将世间的风云变幻置于自己的掌中,他知道所有前世今生的奥秘,他安排着所有角色的命运,他删除了王余的记忆,他是亘古不变的真正的神。发觉蹊跷的王余和金信来到酒吧寻找德华,德华只用一个手势就将自己与二人隔开。德华不再是往日油嘴滑舌的模样,他俨然一副沉静自若,告诉金信,该和恩倬告别了。说完话,一群白色蝴蝶飞舞着离开,转瞬间,德华又变回往日毛手马脚的样子,让金信和王余毫无办法。金善终于明白,王余是地狱使者,自己有一个活了千年的哥哥,这一切虽然匪夷所思,却是事实。尽管知道了真相,可自己却还是无法控制地想见到王余,爱情便是爱情,无关于身份。王余很想知道,自己前世的记忆究竟是什么,凡是地狱使者,都是前世犯了大罪的人,自己犯的大罪,到底是什么呢?自己的前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刘会长去世了,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结局,但仍让每个人都悲伤难过,金信又一次面对挚友的死亡离去,他哭泣着,无助又脆弱,恩倬走过来,红着眼眶,轻轻抱住金信,安慰他。德华沉痛地接受了爷爷的逝世这个事实,他决心要像爷爷一样,守护着鬼怪,守护家族。天宇集团开始新一轮面试,金信在来面试的人里面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金信千年前忠心耿耿的部下,是哪怕自己牺牲也要保护金信的部下。很显然,部下转世后已经不再记得金信,但在金信的记忆中,他是重要熟悉的故人。所以,金信给了他职位和丰厚的生活,还让他的子孙都能成为大人物。也许世道轮回就是如此,善有善报,上天会给每个善良的人以最优渥的回报。一个面目苍白狰狞的亡灵出现在恩倬面前,亡灵自称自己是被金信杀死的,而且亡灵告诉恩倬,没有名字的地狱使者就是王黎。这个可怕的亡灵就是朴中元,他是来复仇的。恩悼不敢相信,那个冷峻却偶尔可爱的英俊地狱使者就是杀死金信,造成悲剧循环的王。王余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前世与金信和金善有关,失去记忆的他,隐约猜测着,自己可能是王或者朴中元。他找恩倬诉说着一切,恩悼听着,若有所思。一个同样失去名字和记忆的美女地狱使者也遇到了朴中元的亡灵,她从朴中元那里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前世与金善有关,便来到炸鸡店,与金善握手的瞬间,美女地狱使者看见了自己的前世。原来,她在朝鲜时期曾在金善和王的身边服侍过,是一个宫女。王余前来寻找金善,吻住了金善的唇,一刹那,金善想起了一切。千年前,是他逼着自己戴上那枚戒指,逼迫自己认同金信是大逆不道的罪犯,逼迫自己走上死亡的绝路,逼迫自己从此孤单漂泊,在时空的轮回里丢失了亲人,丢失了记忆,丢失了自己。爱他吗?爱过,但是,也恨过。金信再次来到炸鸡店时,金善已经完全记起了哥哥,兄妹相认,场景十分感人,催人泪下。恩倬告诉金信,自己遇见了朴中元的亡灵,金信嘱咐她乖乖待在安全的家里。漆黑的夜晚,朴中元可怕的亡灵出来害人,被金信一把掐住脖子按在墙上,然而金信的剑却无法伤害朴中元,因为朴中元也已经在轮回中度过了九百年,功力也不浅。朴中元恶毒地告诉金信,他身边的地狱使者就是昔日的王。金信的大脑被风暴席卷,他不敢相信,那个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朋友,就是下令杀害自己和全家,包括金善的王。他冲回家,没有找到王余,便来向金善询问,从金善闪烁不定的眼神里,金信知道了答案。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在今生,也要继续爱上、守护那个曾杀害她的男人。王余站在夜里,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前世记忆,是最糟糕的。此时此刻,他看着金信向自己一步步走来,掐住自己的脖子,听着金信说“拜见陛下”。

第13集
  金信注视着王黎,一步步走上台阶,步伐沉重又坚决,如同千年前走向那个摧毁一切的王。两人之间的缘分,无论对错,一直没有割断。金信掐住王黎的脖子,缓慢对他说,拜见陛下。这是一场阔别九百年的拜见。王黎英俊的眼睛里掉落大颗的泪珠,自己真的就是那个罪不可赦的王,原来,自己拥有的前世回忆,是最糟糕的。千年前那场战争,金信和部下不曾在刀光剑影中死亡,却死在了大殿上,死在了为之奋斗一生的王的手里。金信把王黎带到了自己家族的祠堂里,那里供奉着当年死去的所有生命。王玉伤心地流着泪,他喃喃自语,那时的我,究竟有多可怕呢。既然得知王黎的真实身份,当然也不会再和他住在一起,于是,金信带着恩卓搬到了刘会长家里,暂住在德华处。虽然看似无情,但这其实是一种关怀,因为王黎是无处可去的,所以金信主动搬出来,让王黎不至于流离失所。金善打不通哥哥和王玉的电话,来找恩卓谈心,得知了一切真相,两人互相吐露心声,表达对心爱之人的喜爱之情。美女地狱使者又遇见了朴中元的亡灵,她想起来,在前世里,自己曾听从朴中元的指挥,在王的汤药里下毒,最终使王毙命。这是她前世犯下的滔天大罪。朴中元来到金善的炸鸡店里,他恶狠狠地盯着金善,暗下决心,此生也要让金善死在自己手里。王黎突然现身,可是纵然他是地狱使者,却也拿朴中元这个恶鬼毫无办法。金善希望能化解哥哥的仇恨,她强调着,无论是怎样的深仇大恨,都已经是过去的前世的事情,何必要苦苦纠缠到今生。但是,金信却认为,自己始终是活在今生,所以无法忘怀也无法放下。地狱部监察组来调查王玉,声称他泄露死者身份,删除人类记忆,将前世记忆还给人类,已经犯了地狱使者应该遵守的规则,所以不仅要暂停他的职务,还要对他进行惩罚。这个惩罚是严酷的,那就是让他记起当年犯下的大罪,重新去面对自己无法原谅的重大罪责。伴随着剧烈头痛,那痛苦的记忆回到了王黎大脑中,自己听信奸臣之言,冤枉误杀忠心耿耿的臣子,残忍杀害深爱自己的王妃,而自己的悲惨结局便是最后被奸臣用毒汤药谋害至死。王黎将朴中元亡灵逃脱的具体信息都记录下来,把记录交给同事,希望能擒拿朴中元。同事告诉王黎,又来了死亡者的名单,里面还是有恩卓的名字,死因是心脏麻痹。王玉把这个重要信息通知给了金信。金信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发生了变化,他郑重地交代给王黎一句话,这把剑的价值就是砍了朴中元。金信察觉到,这把剑已经在逐渐发生着变化,他意识到,自己告别这个世界,告别所有心爱之人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他不放心地叮嘱恩卓,不舍得地悄悄看望德华和金善,希望他们都能好好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好。恩卓脖子上的鬼怪新娘的痕迹越来越淡,而且她开始渐渐无法看到鬼了。夜晚,金信和恩卓约在天台见面,金信深情地吻住了恩卓,可是,一个不速之客正在走来。恩卓已经失去了看见鬼的能力,她无法看到朴中元了。原来,朴中元一直在等着这一刻,他便能附身到恩卓身上,拔出金信的剑,置金信于死地。为时已晚,朴中元已经附在了恩卓身上,他借恩卓的手,握住了金信身上的剑。危急时刻,王玉及时赶到,赶走了朴中元。但恩卓的手还握在剑柄上,金信握着恩卓的手,拔出了自己身体里的剑!然后,他用这把插在胸膛千年的剑,砍向朴中元,终于彻底杀死了这个恶毒可怕的亡灵。但金信自己,也即将灰飞烟灭。生命的最后一刻,金信和恩卓紧紧相拥,恩卓难以自制地抽泣着。此生能遇见你,无与伦比,但是,你曾说过不会放开我的手,怎能忍心舍下我先走?最终,金信化作闪烁的灰尘,飘飘散散,消失在天地之间,独留恩卓一人,伤心欲绝,欲语泪先流。

第14集
  鬼怪烟消云散后,神抹去了所有人对于他的记忆,池恩倬意识到鬼怪正在从她的记忆里消失,她拿出纸和笔记下了鬼怪的名字金信和特征并说她是金信的新娘,虽然记录了鬼怪的一些事,池恩倬还是把鬼怪彻底的忘记了。神说抹去所有人的记忆是为了他们的安宁,对鬼怪的惩罚也到此结束让鬼怪安息,但是鬼怪一直牵挂着池恩倬不愿离去,神也离开了鬼怪任由他在阴间和人世、光明与黑暗中孤独的徘徊。九年后,池恩倬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编导,她曾和王余擦肩而过却像陌生人一样,她经常在下雨天无端的悲伤也经常看着脖子上鬼怪送给她的项链苦想项链的由来,但是她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池恩倬有两个好朋友,金善和她高中时期的班长金律师,三个人经常一块儿喝酒。  池恩倬在下雨天总是无端的悲伤并不由自主的失声痛哭。池恩倬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虽然天气尚暖却下起了初雪,她拿着一个生日蛋糕许愿,她祈求不要让自己再如此的悲伤,鬼怪听到了池恩倬的许愿,池恩倬吹灭蜡烛时,在沙漠里风吹日晒了九年的鬼怪狼狈的出现在了池恩倬的眼前。池恩倬曾经写过一份协议说池恩倬是甲方鬼怪是乙方,说乙方要随时等候甲方的召唤,于是因为池恩倬的召唤鬼怪又出现了。鬼怪见到池恩倬激动的抱住了她,池恩倬却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池恩倬反应过来之后问鬼怪叫什么还问鬼怪为什么拥抱她,鬼怪 只说他是乙方还说是有人把他召唤过去的。池恩倬显然已经把鬼怪彻底忘记,但鬼怪看着池恩倬平安健康而且如愿当上了编导他还是很高兴。  池恩倬不认识鬼怪,鬼怪又去找柳德华但柳德华也不记得他,鬼怪去找金善,他站在金善的炸鸡店门口看着金善,金善只是默默的看着他,金善一转身鬼怪就已经消失了。鬼怪最后去找了王余,因为他化为了虚无,他以为王余也把他忘了,令人欣慰的是王余没有忘记他。王余请求鬼怪的原谅,鬼怪原谅了他,王余带着鬼怪理发买衣服并给他安排了住的地方, 鬼怪和王余又开始了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池恩倬见到鬼怪后就时不时的想起他,因为不能集中精神池恩倬写稿子时错把零下2度写成了零上22度,领导狠狠的批评了池恩倬,但是寒冬腊月的气温真的变成了零上22度而且他们办公大楼门前还开了樱花。池恩倬跑到门口看樱花时看到鬼怪在樱花树下站着。池恩倬喝咖啡时无意间召唤出了鬼怪,她帮鬼怪点了咖啡鬼怪却没钱结账,她狠狠的鄙视了鬼怪。鬼怪去找王余借钱还池恩倬,王余也很鄙视他,鬼怪总是找王余借钱,王余告诉他他必须想一个办法。鬼怪去找金秘书,柳会长曾留下遗言说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金信的,鬼怪告诉金秘书他是金信还说他不要公司,只要房子身份还有银行卡及侄子柳德华,金秘书爽快了办好了金信交代的差事。  池恩倬在工作中出现了差错被部长训斥,部长让池恩倬拉广告还说如果完不成任务就炒她鱿鱼,池恩倬为难。鬼怪跟着池恩倬,池恩倬让他还钱问他是干什么的,鬼怪指着对面大楼说他是那里的最高领导,池恩倬自然不相信。鬼怪知道池恩倬想要拉他们公司的广告,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鬼怪说他能帮池恩倬拉到广告。池恩倬真的和金秘书签了合同,池恩倬从金秘书那里得知鬼怪叫柳信宰是公司的理事,池恩倬很惊讶。池恩倬问鬼怪电话号码没问到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让金秘书转交给鬼怪。池恩倬回到公司很受欢迎,大家都很高兴而池恩倬闷闷不乐的好像一直在等电话。  柳德华交给了鬼怪一封寄到了金善以前炸鸡店的信,那封信是从加拿大寄给池恩倬的,鬼怪让王余把信给金善然后让金善把信交给池恩倬,其实鬼怪是为了让王余去见金善。王余几次去金善的炸鸡店都没有见到金善最后只好交给了店里的店员,王余在路上碰到金善金善没有一点反应。金善把信交给池恩倬,池恩倬看到是她自己在加拿大写的信很奇怪,她不记得自己去过加拿大而且自己连护照都没有,她觉得很可怕。池恩倬准备亲自去趟加拿大查查是怎么回事。  池恩倬在公司加班时看到鬼怪给她打电话高兴坏了,鬼怪在窗外看着池恩倬的一举一动觉得很幸福,鬼怪约池恩倬见面。池恩倬精心打扮了一番才去见了鬼怪,两个人聊得很高兴,池恩倬告诉鬼怪她要去加拿大并说自己很紧张,鬼怪说她在加拿大会很顺利的让她不用担心,池恩倬对鬼怪说的话更加不解。池恩倬到了加拿大找到了寄那封信的酒店得知那封信是九年前的,整修时才发现了那封信,池恩倬自言自语说那是神的旨意。池恩倬走到了鬼怪带她穿越到加拿大的那扇门前感觉很熟悉,她看着门发呆时正好看到鬼怪从那扇门里面出来。

第15集
  池恩倬在加拿大时竟然有认识她的人和她打招呼,而她还很自然的回应了别人,连她自己也觉得惊讶。池恩倬经过一个卖项链的老人身边时,老人说她脖子上戴的项链是十年前一位男士委托她做的,还是那条项链的寓意是上天注定的命运,超越人类领域的绝对命运。池恩倬想从老人那儿问出点什么却一无所获她也想不起来项链是谁送给她的。池恩倬在穿越门那儿看到鬼怪质问鬼怪为何跟着她,鬼怪却转换话题说让池恩倬请他吃饭但池恩倬没有太多的钱。鬼怪和池恩倬漫步在加拿大的街头,鬼怪说他和初恋情人去过加拿大,池恩倬表面表现得不在乎内心却很吃醋,池恩倬问鬼怪他们十年前是否见过面,鬼怪否认。鬼怪带着池恩倬去吃牛排,当鬼怪看到池恩倬在西餐厅灿烂的笑容时他知道在十年前他所看到的池恩倬二十九岁灿烂的笑容是属于他的,他无比的开心。  金善看着王余去她店里送信的视频,她打算见一见王余,她找到柳德华要来了王余的电话号码约王余见面。王余看到手机上金善的来电显示既激动又惊讶。金善约王余只是为了感谢他送信还说因为他很帅才想见他,王余看金善并不认识自己他也装作不认识金善的样子。金善走后王余悲伤的流出了眼泪,而金善在路边也伤心的痛哭了起来,她并没有忘记王余。当神清除所有人对鬼怪的记忆时,金善抱怨神随意干涉人的生活,神听到了金善的抱怨保留了她的记忆,但是金善不想让鬼怪和王余为她担心所以才装作失去记忆的样子。鬼怪归来去看金善时金善就知道哥哥回来了,她非常开心,只是一转身哥哥就不见了。金善实在太想见王余所以才以感谢他送信为由见他一面,见完之后她决定这辈子不再和王余见面希望各自都有圆满的结局。  池恩倬在加拿大的旅游指南上找适合约会的地方却无意发现了有鬼怪及他的侍从的墓碑的地方,池恩倬觉得那个地方非常熟悉
转载请注明来源 韩剧网 http://www.hanju55.com
0% (1)
0%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投放 | 版权声明 | 建议反馈 | 投稿指南 | 网站地图

韩剧网崇尚互联网共享,若您需要引用、转载,只需要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即可。未经本站允许,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做镜像。

Copyright © 2007-2017 韩剧网 www.hanju5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拒绝任何形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视频或言论!